知青首页
知青播报
最新信息
龙江知青
知青史录
知青人物 知青照片
知青故事 知青文苑
知青研究
认识知青 论文发表
学术交流 学术专著
知青文艺
知青书刊 知青歌曲
知青摄影 知青影视
知青互动
知青博客
知青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东北网 > 东北网知青 > 播报 > 龙江知青 正文
王青松讲述北大荒后代故事之三:知青后代樊轶博的故事
http://zhiqing.dbw.cn

  标题:让爱代代相传

  ——记知青的后代樊轶博

  这质朴的爱,是一首知青战友友情之歌,又是善良的知青后代樊轶博的真诚付出之歌,让我看到,爱情始于它,亲情始于它,友谊始于它,幸福始于它;这质朴的爱,像那丰收的庄稼一样沉甸甸,像知青在四十多年前种下的树苗如今长成参天大树一样挺拔俊美,让我感慨,北大荒的黑土地,是北大荒人质朴情感的发源地,这情感,虽然没有碑铭石刻,但却胜过碑铭石刻,因为它在几代人的心中生生不息。

  在一次到爱人同事家里串门的时候,我知道了我要讲述的这个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个俊美善良、性情开朗的姑娘,她的名字叫樊轶博。樊轶博是知青的后代。她的父亲樊玉敏和母亲周文清是1968年10月12日同一天下乡到三师二十九团的哈尔滨知青。后来,又共同参加了组建三师医院(现在的黑龙江省红兴隆医院)的工作。1975年在三师医院结婚,1977年4月在那里生下了他们唯一的女儿樊轶博,小名叫豆豆。

  当我想要告诉大家这个故事时,才发觉,我不仅需要对轶博的父母做一个简要的介绍,也需要介绍当年曾奋战在三师医院、在那里结婚安家、并在那片黑土地上同轶博的父母结下了情同手足情谊的另外两家人。

  樊轶博(左)和上海孔令峰妈妈一块儿抱着儿子豆丁。

  其中一家人的女主人公叫郭桂云,她是1972年从齐齐哈尔医士学校毕业后分到了兵团三师医院的。工作不久,经医院的一位同事介绍,和在辽宁省部队担当团职军医的夏连富相识,1973年结婚后,郭桂云仍留在三师医院工作,第二年,她在三师医院生下了他们夫妇唯一的儿子夏阳。

  另一家人是一对上海知青,男主人公叫于培坚,女主人公叫孔令峰。组建三师医院时,于培坚从十九团、孔令峰从二十二团相继调到三师医院参加建设。1974年,相识相知的他们在三师医院结婚,1975年生下了唯一的儿子龙龙。

  当年,在那辽阔无垠的三江腹地上,留下了樊玉敏夫妇、于培坚夫妇和郭桂云青春的足迹,洒下了他们辛勤劳动的汗水。

  已获得高级工程师职称的轶博的父亲樊玉敏说:“刚刚走出校门来到农场,哪里懂得建筑知识?是兵团请来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的知名教授给知青们讲授工程建设和设计的基础知识;志愿到农村奉献力量的58届哈工大建筑系毕业生郝恒利老师手把手地教会我们绘制图纸。红兴隆医院的展览馆内,至今保存着当年知青们和管局基建处的老师共同绘制的三师医院《总规划平面图》和《总规划鸟瞰图》。”现返聘仍在医疗战线工作的轶博的母亲周文清接着说:“当年那里一片荒芜,我们在初春的寒风里搭起了一个个帐篷;在大会宣布建设三师医院的当天半夜打出了第一口机井;大家伙你追我赶,从十几里外的地方背来沙子,自建砖窑烧制红砖,一砖一瓦地盖起了三层的医院主楼和七栋家属宿舍。”

  轶博的母亲还生动地讲述了这三对夫妻结婚后搬进家属房和后来的经历。

  那时候,樊玉敏夫妇和于培坚夫妇分在一栋平房,郭桂云则住在了另一栋,来回也就不过三四分钟。虽然是三家人,但日子过的就像是一家人一样。他们没有想到有一天能够返城,真的就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把那里的人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最先离开的是郭桂云和她五岁的儿子夏阳。那是1980年初,郭桂云的丈夫因成为团职干部而被允许家属随军。虽说姐妹们都舍不得离别,但郭桂云终于结束了两地分居的日子,夫妇俩终于可以团聚了,这是他们一家人天天盼的大喜事啊,大家流着难舍难分的泪水把她和儿子夏阳送上了火车。

  1981年,知青大返城就要卸下帷幕的时候,已经被合江地区人事部任命为干部的樊玉敏夫妇和于培坚夫妇不得不退了干,恢复知青的身份。于培坚夫妇带着六岁的儿子龙龙回到了上海。樊玉敏夫妇带着四岁的女儿轶博回到了哈尔滨。

  分别以后,免不了思念。在一次聚会上,樊玉敏夫妇见到了郭桂云。战友相见,分外高兴。互诉别后,这才知道,1992年,夏连富转业后,郭桂云和丈夫、儿子从辽宁回到了哈尔滨。

  谁能想到呢,这一见,不仅延续了战友情,两家的孩子又喜结连理,战友成了亲家,这是后话。

  在我和轶博交流的时候,她说:“都说人生有双重父母,可我有三对父母,这是人生给我的最大奖赏。”轶博的一对父母是爸妈樊玉敏和周文清,另一对则是公婆夏连富和郭桂云,那么,她的第三对父母又是谁呢?

  这就要从战友情说起了。

  知青大返城后,他们经常组织聚会,那是一代人对青春的回忆,那是战友之情的绽放。轶博从懂事起,就常常听到父亲母亲说起“北大荒”、说起“兵团战友”,从父母深情的讲述中,她领会到那片神奇的土地是父母难以忘怀的地方,领会到兵团战友宛如自己的亲人。从上初中起,父母又总是带着她去参加知青聚会,聚会的地点大多是战友的家。大人们在一起叙旧,说着说不完的话,“知青二代”则在一起玩,玩得尽兴。

  每当外地战友来哈,轶博的父母和战友们就像是过节一样,高高兴兴地去定个好饭店,包下一个大包间,饭后,又难舍难分地去卡拉OK厅娱乐。大人们高兴地唱着“老歌”,唱到几点,孩子们也就陪到几点。轶博说:“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什么叫感动,父母和北大荒的战友那深深的情意感动了我。”

  1998年,孔令峰阿姨带着儿子龙龙回访二十二团和三师医院,返回上海时来到哈尔滨。樊玉敏夫妇把哈尔滨的战友们召集到一起,热情欢迎孔令峰的到来。那天高考刚刚发了榜,樊轶博考上了黑龙江大学,她和父母一起参加了那热闹非凡的聚会。

  回城以后的第一次相见,孔令峰给轶博带来了礼物:一件黄格子短袖衬衫,一条白色网球裙。樊轶博十分喜欢这两件衣服,穿了许多年,她说:“只要穿上这套衣服,就会想起那次聚会,想起笑眯眯的孔阿姨,心里就会感到暖洋洋的。”

  1999年3月9日,轶博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一天,妈妈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泣不成声,边哭边对轶博说:“你龙龙哥哥没了!”

  “啊!”轶博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去年夏天,已经是上海医药大学大四学生的龙龙哥哥还和她说着毕业后的打算呢,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听妈妈细细说来,轶博才知道:龙龙哥哥和宿舍里的一个同学因为一件小事发生了口角,没有想到,这个同学却怀恨在心,在学校的走廊里用水果刀捅了龙龙哥哥一刀!当老师和同学把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龙龙哥哥送到医院时,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这样残酷的打击,龙龙的父母怎么能承受得住!龙龙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啊!他才只有二十四岁啊!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了!这个在北大荒三师医院长到六岁的孩子淳朴、上进,决心继承父母的事业,当一个救死扶伤的好医生,可是,命运却再也不给他机会了!

  白发送黑发之痛,让龙龙的父母几近崩溃。知道这一恶讯的轶博的父母也许多天吃不下饭。在兵团,他们是看着龙龙长大的,在他们的眼里,龙龙就像是他们的孩子一样,他们怎么能不伤心和难过!那时,工作都很忙,又远隔千里,轶博的父母不知如何来安慰自己亲如手足的战友,只好写了一封信并寄了五百元钱表示心意。

  龙龙的死,让轶博明白了世事沧桑、人有旦夕祸福。她真想用自己的真诚去温暖这对不幸的父母。

  2002年9月,轶博毕业了。她想到上海去闯一闯,顺便也去看望于叔叔和孔阿姨。

 二○○二年冬,樊轶博在于培坚、孔令峰家里。

  听说轶博要到上海来,龙龙的父母高兴极了。上海的冬天,屋子里没有暖气,室内室外几乎是一个温度,老两口知道轶博会不习惯,不仅为轶博换上了崭新的床单、被罩,还特地准备了鸭绒被、电褥子和热水袋;怕轶博起夜受凉,还在房间里备了夜壶。

  走进龙龙家门的时候,轶博一眼看到了挂在客厅墙壁上的龙龙哥哥的遗像和下面小桌上龙龙哥哥的骨灰盒。轶博理解这是于叔叔和孔阿姨接受不了龙龙哥哥已经走了的事实,而让龙龙哥哥的骨灰与他们朝夕相伴。但是,每当轶博出出进进的时候,一看到龙龙哥哥那含笑的遗像,心就一阵紧缩,眼泪就要滚落下来。“这样,不是要让叔叔和阿姨伤心嘛!”于是,她给妈妈去了电话,说想到外面找一家小旅店住下。

  可是,于叔叔和孔阿姨待她如亲生女儿的一片心意让轶博打消了这一念头。

  每天下班回来,一进门,一股热乎乎的气息扑来,房间里温暖如春,于培坚夫妇怕轶博冷,早就把空调打开了。为了让轶博吃得习惯,老两口费尽了心思,每顿饭都是有干、有稀、有荤、有素,有东北菜、有上海菜。周末休息时,还带着轶博去东方明珠广场和世纪公园遛弯,去品尝城隍庙小笼包等许多上海有名的小吃和茶点。那高兴的样子仿佛是把愁苦全都忘掉了。

  轶博明白:自己的到来给这对善良的老人带来了快乐!她决定在这个家里住下来,她也舍不得离开像自己的亲爸亲妈一样爱着自己的于叔叔和孔阿姨。

  轶博在上海工作了有半个月。最后,她还是决定离开上海,回到自己熟悉和习惯了的哈尔滨找工作。2003年春节前夕,她托人买了上海到哈尔滨的火车票。

  轶博就要迈出于培坚夫妇家门时的那一刻,孔令峰再也抑制不住地抱着轶博大声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孩子啊,感谢你这么多天在这里陪着我们老两口,让我们重新做了回父母!”

  轶博也泪流满面。她知道,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啊,老年失子的切肤之痛是笼罩在于叔叔和孔阿姨今后生活中一道的阴影!怎么安慰和报答这对老人呢?知青后代的责任感让她说出这样的话:“于叔叔、孔阿姨,你们待我就像是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今后我就改口了,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亲女儿!你们就是我在上海的爸爸妈妈。”

  泪水从于培坚和孔令峰喜悦的脸上流下来。

 [1] [2] 下一页
作者:    来源: 东北网   编辑: 左远红   

  相关新闻
 
 更多
  龙文化  更多
  医药  更多
  女性  更多
  知青博客  更多
  知青文苑  更多